猪导

烟花礼炮(序)

伪香巴拉同人,架空

脑补的是一个轰轰烈烈做间谍的故事(?)然而由于太胡扯了就停留在大纲形式中,不会有后续的x

------------------------------------------

我写下这部传记式小说的时候,爱德华·艾尔利克先生早在冰冷的地下沉睡了20年,那个年轻的生命早早地结束在了23岁,在背负着沉重的罪恶和狼藉的名声中死去。我遵从他的意愿,将这段往事尘封至今。直至最近,我一次次地梦见一个漆黑冰冷的牢房,那个可怜的、令人尊敬的青年蜷缩在角落里。我知道,我必须把这一切说出来了。

我第一次遇见爱德华·艾尔利克是在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我是一名记者,就站在听众席上俯视着整个法庭,在那几排即将接受审判的恶魔中,他觉得是最吸引人眼球的那个。那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这真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数字——沉默地坐在后排,一束金色的、垂至肩膀的辫子使得他看上去特立独行。

我,从个人感性的角度来看,他悲哀而澄净的金色双目、英俊的脸庞、以及不自觉蜷缩的肩膀,让我产生了一种近乎母姓的怜悯。随即我冷静下来——是啊,这个人竟是纳粹德国核武器的研究负责人。

法庭开审了,许许多多的证物和证人们被带了出来。证词如同那些被害者的灵魂一般回荡在这个拥挤的房间中,砸在了每个人的心里。此时那些战犯的动作着实令人耐人寻味,他们中的一些人——一些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们,将双手盖在眼皮上,或是扭过头去,不愿看见这一切。

而那个金色长发的青年却几乎面色扭曲地盯着这一切,一种无法言述地强烈情绪笼罩着他。直至大法官杰弗逊再三称呼其名字,艾尔利克才踉跄地站立起来。

他的步伐不稳,传闻所说的轻微残疾是真的。

我的通讯稿上,记下了这样几句话:

“法官:‘爱德华·艾尔利克,你作为纳粹第二研究所的负责人,与已过时的阿尔方斯·海的里希共同参与并策划了‘礼炮计划’,即纳粹德国的核武器制造计划。’

艾尔利克:‘是的——不过远远不止于此。我……我曾经将冯·霍恩海姆博士所写下的核物质研究资料透露过纳粹……这都是我干的。’

法官:你的所作所为,犯下了策划、准备、发动或进行战争罪,你是否认罪?

艾尔利克:‘是的。’

……”

他的直率使得这场审判在几分钟内划下了句号。没有狡辩,甚至主动供出错误,要么他是真有悔改之意——这对于这些人来说几乎不大可能,要门就是他像个疯子或是勇士一样毫无惧意。

当时我就想,他肯定是一个优秀的素材。

于是在几个月以后,我在关押他的监狱里采访了他。

或许由于我是一名女性,爱德华·艾尔利克表现出于传闻中糟糕的脾气不符合的绅士风度。他将墙角的椅子摆在床对面,并将相对来说更加舒适的床铺让给了我,当我们面对面做好之后,他揉了揉右肩,小声嘀咕了一声:“着该死的寒冷。”

“你肩膀出了问题?”我试着用较为平和的问题开始——看在上帝的份上,他的年纪比我还要小!

“14岁的时候中了两枪,一枪在右肩上,还有一枪是左腿,又被关了几天,就变成这样了。”他满不在乎地笑了笑,“要是能给我生一团火该多好。”

“谁做的?”我实在不敢想象竟然会有人对这么年轻的孩子下手。

“纳粹。”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音节。

这个答案令我更加吃惊了。

“那你为什么还帮助他们!你疯了吗!”我猛地站了起来,我想起家乡无垠的葡萄田被大炮砸的支离破碎,翠绿的叶片被染成黑色,我想起湛蓝的天空被烈火灼烧成鲜红色,我想起我的家乡玛尔内在德军的攻击下毁于一旦。

他看着我,脸上划过悲凉的色彩,他缩了缩身子,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说道:“任何人在看到自己的弟弟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时,怎么会顾忌其他人——如果你有弟弟的话。”

于是,这个青年在黑色的牢笼里,在令他痛苦无比的寒冷中,断断续续地叙说了一段传奇、



一个哨兵向导的设定

原来哨兵向导和普通人的比例为1:1:8,随着时代的发展,向导和哨兵的觉醒出现了分化,向导觉醒的越来越早,以致于过小的孩子很难承受觉醒的压力而早夭,在向导数量骤减的同时,联盟发明了伊甸园,即人工向导技术。
理论上只有哨兵依赖向导,而 普通人却因为沉迷伊甸园带来的适宜的感觉而纷纷接受了伊甸园。
也由于哨兵比普通人更容易受到伊甸园的影响,伊甸园管理委员会模拟出“哨兵比普通人更加优秀”的价值观,并且通过基因技术来提高哨兵的比例。普通人的地位远低于哨兵和向导,大量集中在第八星系和其他星系底层。联盟将向导拉入伊甸园委员会并协助向导觉醒,让他们获得伊甸园直接受益,实际上伊甸园有自行的运作模式,向导仅提供维持运转以及维护作用。
林是哨兵。因为对于联盟的极度不信任和憎恨而拒绝伊甸园的精神梳理,或接受伊甸园的向导的梳理(由于哨兵极易受到向导影响所以担心在梳理过程中会被得知机密或者被诱导),并且对肆意试图闯入精神领域的向导进行攻击,所以精神状况一直很差,基本是服用药物来支撑,但是从来没有表现出来,在离开联盟时受到伊甸园向导们的攻击,精神领域濒临崩溃,被比心捡到了救了回来。
比心是向导,因为小时候并没有在伊甸园的协助下觉醒所以差点植物人。有几次大规模致幻,干完以后透支得很厉害,被独眼鹰和林骂了一顿。
比心本人看上去擅长传教x但其实并不认同向导可以控制他人思维的观点,每次都是靠口才把别人说得心服口服,有时会义务充当心理医生x
——————————
“林将军一直拒绝向导的梳理,是歧视向导吗?”
图兰:“准确来说他是歧视除他以外的所有人。”
——————————
残次品究竟是什么?是感官过于发达超过人体能够承受极限的哨兵吗?是极易早夭的向导吗?还是碌碌无为毫无长处的普通人呢?当伊甸园修补了一切的缺陷,人的意义又在何处?
——————————
由于对于哨兵能力的推崇,导致白银要塞除了白银十卫以外清一色的哨兵,导致被光荣军团钻了空子,用向导和强光刺耳噪音轻而易举地打倒了。
白银十卫哨兵和普通人的比例为4:6
——————————
林的浅层精神域是一片空白,深层精神域则是陆信、陆夫人、陆信旧部的尸体以及破旧的陆信的家,充满了鲜血。